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东莞婚外情取证公司 > 私家调查 >

东莞侦探社〖她亲眼目睹老公出轨闺蜜〗

东莞侦探社〖她亲眼目睹老公出轨闺蜜〗从医院产检回来之后,苏曼曼就气得扶着肚子直转圈。方鸿赶忙拉她:“我的小姑奶奶,你有什么气坐下说!你这肚子里装了两个孩子,我害怕。”苏曼曼横他一眼,往自己老公结实的手臂上拍了好几下:“还不是你们单位的那个怀二胎的陈姐!阴阳怪气打听咱们家的事,又是问你为什么没来陪我产检,又是问燕燕是不是经常来看我。最后还假惺惺地让我小心燕燕,说她没事就往咱们这儿跑,说不定居心不良,想勾引你!”“胡说八道!”方鸿也生气了:“这人怎么乱说话呢?”就是!”苏曼曼气得胸脯上下起伏:“当真是淫者见淫,燕燕跟我从小到大的情分,她到现在都不乐意我嫁给你呢,总说你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她能看得上你?”

 

方鸿哭笑不得:“有你这么损自己老公的吗?”“你难道不是?”苏曼曼睨他一眼,哪怕到了孕后期,女人精致的五官也没受到些许浮肿的影响。她长得明艳大方,从小到大都是校花级别的人物。家底殷实,父母去世后便继承了几栋房子,是人人艳羡的“包租婆”。反观方鸿,虽然也生得高大帅气,但家底跟苏曼曼比起来还是差了些。当年能追到苏曼曼,全靠他一颗真心。男人在老婆面前当然要能屈能伸,方鸿搂着苏曼曼亲了一口:“我不仅是癞蛤蟆,我还不要脸,把你叼走就不吐出来了!气死何燕!”苏曼曼被他亲得脖子发痒,娇笑着推拒。小两口的亲热容易擦枪走火,更别说苏曼曼怀了双胞胎,医生说要格外小心,方鸿生怕出什么差错,就硬生生憋了几个月,看得苏曼曼都有些心疼。

 

香软娇俏的妻子就在怀里,方鸿当下就起了反应。苏曼曼正想替他解决一番,就听门铃响起。方鸿委屈巴巴地叹了一口气:“又是何燕……我觉得陈姐说的有道理,她来得太勤了,居心不良,肯定是想勾引我老婆。”苏曼曼噗嗤一笑。看看,真正的老公和闺蜜永远是对立的。哪有陈姐说的那种可能?苏曼曼把方鸿赶去房间收拾自己,给何燕开了门。一个森系打扮的娇小女人出现在眼前,何燕往屋子里鬼鬼祟祟看了一眼:“方鸿不在?”“在房间呢。”苏曼曼给她拿了拖鞋。何燕捂着自己鼓鼓囊囊的包,动作飞快地收到玄关处的置物柜里:“赶紧把他打发走,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苏曼曼双眼一亮。自从怀孕后,方鸿就严格管控了她的饮食,这个不让吃那个不让吃,她嘴里都快淡出鸟来,辣条炸鸡冰淇淋奶茶串串麻辣烫……

 

苏曼曼全靠着何燕“偷渡”过来的零食续命。东莞侦探社这也是为什么何燕会来得这么勤,根本不是陈姐臆测的那样!怀抱着对美食的期待,苏曼曼立即找了个借口把方鸿打发出去买东西,保证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便迫不及待打开了何燕的包。“锵锵!”“炸鸡,薯条,快乐水,还有你最爱吃的巧克力豆曲奇,我亲手做的!快尝尝!”何燕把吃的都往苏曼曼面前堆。她立即大快朵颐起来,油炸食品和碳酸饮料带来的快乐简直无可替代,苏曼曼都快感动哭了。何燕在旁感叹:“怀孕也太辛苦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方鸿饿了你三天。还好我没打算结婚,不然哪个男人让我吃这种苦,我肯定要天天跟他开撕。”“哎呀,也对,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像我老公那么好的。”苏曼曼冲她笑得欠扁极了。何燕嗤了一声:“你就是把他夸上天,我也觉得他娶了你是八辈子祖宗积来的福气!还敢对你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他!”说着扬了扬拳头。苏曼曼听得眉眼弯弯。

 

她时常觉得自己命好,有这么好的老公闺蜜,还即将迎来双胞胎的孩子,人生再圆满也不过如此了。把何燕亲手做的巧克力豆曲奇吃完,苏曼曼有些犯困。她打了个哈欠,何燕立马把桌面收拾干净,扶着她去卧室休息。“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下次再带吃的来看你。”苏曼曼睡眼朦胧地喃喃着:“那我还想吃巧克力豆,也不知道你买的什么牌子,几天不吃还有些想……“好好好,你想吃我下次给你多带点,一定让你吃够。”得到保证,苏曼曼沉沉睡去。丝毫没有察觉到何燕眼底复杂冰冷的

    
  苏曼曼做了个噩梦。梦里有一把闪着寒光的铡刀悬在她头顶,而控制铡刀的绳索就握在方鸿手里。他冷冷一笑,那把铡刀就落在了她的肚子上,两团模糊的血肉被硬生生剜了下来。“不要……不要!”苏曼曼猛地惊醒,浑身都被虚汗浸透。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慌忙抚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孩子似乎感受到了她的不安,在里头踢了踢腿,令苏曼曼恐惧的心安定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快要生了,心理压力太大,最近她睡得越来越不安稳,噩梦更是一个比一个恐怖,今天竟然还梦见掉了孩子,苏曼曼都快被吓疯了!她出了那么多汗,口干舌燥,方鸿好像还没回来,便扶着肚子出去给自己倒水喝。路过衣帽间时,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苏曼曼顿时屏住呼 一瞬间各种不妙的念头都涌了上来。难不成是进贼了?

 

不应该啊,客厅的大门还关得好好的,哪个贼会关好门了再偷东西啊?

 

多半是方鸿回来了。苏曼曼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当真是被那个噩梦吓到了,草木皆兵自己吓自己。她正要推门,就听到了何燕娇软的声音。与她平时那种说话的语调不同,带着些许气音,甜腻旖旎。“你弄疼我了,小心点……要是把曼曼吵醒了怎么办?苏曼曼仿佛被人钉在了原地。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见方鸿那染上欲色的嗓音响起。“吵醒了又怎么样?让她来看看,你这个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闺蜜,是怎么勾着她的老公不放的!”衣帽间里昏暗的灯光从虚掩的门缝渗出,男女交缠的声音很小,却在苏曼曼耳边被放大了数百倍,是那么清晰。清晰到让她生出了一种还在做梦的错觉。她一定是还没有醒。这么荒唐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方鸿跟何燕身上?假的,肯定是她梦魇了。苏曼曼迫切地想要醒过来,她想往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一把,手却颤抖得连水杯都拿不住。“咚”地一声,玻璃杯砸在柔软的地毯上,温水散了一地。

曼曼怔怔低头,心想着这地毯是方鸿怕她摔了特地买的,这温水也是方鸿为了她而特地留的,就是不肯抬头去看衣帽间里受惊的男女。仿佛只要不去看,这一切就不存在了一般。但现实为了打破她的自欺欺人,虚掩的门被滚动的水杯一碰,缓缓敞开。这下就是苏曼曼不想看,那些肮脏的场景也会往她眼里撞 这对狗男女一前一后站在镜子前,衣服凌乱,面色潮红,最恶心的是,何燕身上还穿着苏曼曼的衣服。那是她最喜欢的一条碎花裙,裁剪修身,此时拉链大开,何燕连忙拉着衣服往上扯。方鸿也提起裤子:“曼曼,你听我解释!”苏曼曼站在门口,挺着异常高耸的肚子,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

 

但她没有。一双杏眸泛出血色,死死盯着眼前男人,颤声道:“你说,我听着。”“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方鸿梗着脖子。“你怀孕这段时间我一直憋着,都快憋出病来了!我也是个男人,曼曼你应该能理解的。”“我应该能理解?”苏曼曼笑得比哭还难看。她为什么要理解?最爱的老公和最好的闺蜜搞到了一起,她凭什么要理解?!苏曼曼觉得自己四肢百骸都在疼,尤其是沉甸甸的肚子,就像一块巨石拉着自己往下坠。她几乎泣血般:“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随着这声质问,女人两腿间有什么液体哗啦啦流了下来,疼痛全都凝聚在了肚子上 苏曼曼抓着门框缓缓坐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的肚子……孩子……!”眼泪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苏曼曼再也顾不得这对狗男女如何了。她陡然想起了梦境里那两团模糊的血肉,一股强烈的不安笼罩,尖锐的痛苦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搅碎。“医院,送我去医院!”尖叫声凄厉,方鸿被这阵仗吓到了,立即掏出手机。却被何燕拦下了。“别忘了你想要的是什么。”

 

方鸿猛地一愣,看向苏曼曼犹豫片刻。最终缓缓归于冰冷。刺骨的冷渗进了骨头里,苏曼曼从未如此绝望过。这就是她的好老公,好闺蜜。在她痛苦求救的时候,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丝毫没有帮她一把的想法。昏迷过去之前,苏曼曼拼命睁大了双眼,仿佛要将这幅画面刻进自己的灵魂之中……孩子没了。八个月大的双胞胎,生出来没多久就断了气。而苏曼曼自己也因为大出血在手术台上躺了十多个小时。医院的护士医生们都感叹人生无常,之前产检做b超时就有医生看出来了,她怀的是一对龙凤胎,可以说是天大的福气。但这福气没了,人也垮了。住在病房里下不来床,不吃不喝不说话,就像一朵娇艳的花迅速枯萎了下去。

 

好在她老公照顾得周全,事事亲力亲为,东莞侦探社苏曼曼不吃饭的时候,一个大男人急得都快哭了,又是道歉又是哄,让病房里的其他产妇都无比羡慕。唯有苏曼曼自己知道她有多恶心这个男人做戏。

但她赶不走他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她的身体已经垮了,抬抬手都能让她气喘,而她自己本身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力气。父母去世之后,方鸿跟何燕就是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结果最亲的人背叛她,孩子也没了,从此这世间没了任何牵挂,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苏曼曼呆呆望着外面的天,眼神呆滞。忽然,手机响起特殊提示音。

 是一条微信。

 

【你最近怎么样?我的工作终于快要告一段落了,打算下个月去海城找你,指望着姐妹包吃包住包玩包养我~这样我就能过上梦寐以求的米虫生活了!笔芯!】苏曼曼看着发送人简单的昵称“璃”,僵硬的瞳孔逐渐聚焦。她不是没有任何牵挂了。她还有阿璃。阿璃……阿璃……眼泪一颗颗往下落,砸在手机屏幕上。苏曼曼哭得像个迷路了的孩子,从小声抽泣到嚎啕大哭,哭得病房里的其他人都揪起了一颗心。“好事好事,能哭就说明走出来了……”“凡事向前看啊……”

 

同病房的产妇纷纷安慰,苏曼曼哭得不管不顾,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几句。直到筋疲力竭,她才用力抹去了脸上的泪痕,跟对床的产妇婆婆要了碗鸡汤,逼着自己大口大口喝下去。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陈姐。”苏曼曼沙哑的声音响起:“你那天产检跟我说的话,有证据吗?”这边方鸿听说苏曼曼情绪崩溃,连忙请假赶来了病房。只见那个死水一般的女人活了过来,看向自己的双眼盛满了不共戴天的仇恨苏曼曼就像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女鬼,狠戾得叫人心里咯噔。

 

东莞侦探社她恶狠狠地盯着方鸿。“我要离婚!”“我要你净身出户!”我要你付出背叛我的代价!”

上一篇:东莞调查|婚外恋怎么办爱情、婚姻是本人生的书 下一篇:东莞侦探调查:他们怎样能说出你的感受?